欢迎访问山东东岳泰山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电话:0538-8629418
传真:0538-8629418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东湖路266号(新东关村5楼)

王某某与某人社局认定工伤纠纷案

发布时间: [2021-1-18]    浏览量:111次

案由:

王某某与某人社局认定工伤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31日5时10分许,某公司职工王某某在上班途中,与黄某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经医院诊断为:肋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皮肤挫伤。交警部门出具认定书,认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无法确定双方责任。2019年1月28日,王某某所在公司为王某某申请工伤认定,2019年5月29日人社局出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认定工伤的情形,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王某某不服该认定,提起行政诉讼。

案情分析:

本案中,交警部门虽无法确定双方责任,但事故发生在王某某上班途中,且经了解,事故车辆所投保保险公司对本次事故现场勘验处理,保险公司已按照王某某与黄某车辆一方同等责任,对王某某所受伤害进行了赔偿。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王某某所受伤害应认定为工伤。                           

办案经过:

山东东岳泰山律师事务所办案律师在接到王某某申请的法律援助指派通知后,多次与王某某沟通了解案情,按时参加庭审,充分表达了代理意见,最终,一审法院判决人社局撤销原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责令人社局于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重新作出。接到法院判决后,人社局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经二审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王某某及家属对该结果十分满意。

律师点评: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因交通事故而产生的认定工伤纠纷行政诉讼案件。本案中,人社局一方认为,没有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无法证实王某某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因此无法认定工伤。人社局上述观点是否能成立?律师认为是不能成立的。

首先,本案中,《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已经说明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事故责任,工伤认定部门在没有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受害人承担事故主要责任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受害人的事故责任因缺乏证据证明而不成立,从而不影响工伤认定。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因此,工伤认定部门在缺乏结论性意见且无必要证据证明的情况下,直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等同于认定了受害人事故主要责任,明显不符合本案基本事实。 

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本人主要责任’……等情形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作出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本案庭审法院已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进行了审查,在人社局无其它证据证明王某某负交通事故主要责任的情况下,判决人社局撤销并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是正确的。并且,王某某在庭审时提交了王某某、车辆所有人、车辆投保保险公司三方签订的《保险赔偿协议书》,证实本次事故在保险公司现场勘验后,已经按照同等责任进行处理,这也印证了王某某在交通事故中不承担事故主要责任。

    另外,工伤认定应当遵循保护劳动者的立法价值取向。从相关劳动立法和工伤保险立法来看,保护劳动者是其主要立法目的。工伤认定属于劳动法律关系的范畴,在劳动法律关系中,双方具有主体的隶属性和不平等性,劳动者往往主要依赖于工资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劳动法律规范的适用需要以保护劳动者为基本立场,从而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工伤认定部门在适用法律的过程中,按照有利于保护劳动者的原则,在事故责任不明的情况下,不应将事实不明的不利后果归由劳动者承担,从而加重劳动者的责任。